1. 時光書扉
  2. 遊鯨
  3. 遊戲開始
l7ne 作品

遊戲開始

    

?2060年的我為什麼會選擇成為這個遊戲的試玩者?”範寧覺得依照自己溫吞的性格不會選擇這麼冒險的事。【親愛的玩家,可以稱我為“係統”,根據保密條例,無法完全告知您全部資訊,但是2060年的範寧女士希望您在2015年忘記丁易衡,專注學業。還有您的母親白瑞琳女士將在2030年死亡,這個資訊是本係統給予玩家的福利,倒計時25分鐘】媽媽!!!範寧發了一身冷汗。畢竟是心理年齡25歲的成年人,範寧思索後問道“...-

春風先發苑中梅,櫻杏桃梨次第開。各位聽眾朋友,今天是春分,一切生機勃勃,萬物可期。。。”晨間廣播中傳來女主播甜美的聲音。範寧在早班公交上望著窗外。

風和日麗啊,心情稍微好了一點,從大學畢業後,輾轉在考試,麵試中,範寧對時間逐漸麻木起來。一通電話打斷了這短暫的平靜。

“範寧嗎?有個新項目,這次你和陳明,餘姚,田蕊語一個小組。下午收拾好東西,你們明早就起飛。”項目主管張姐雷厲風行的工作態度還是讓範寧佩服以及無所適從。

“好的好的,張姐知道了”範寧迴應道

“一會兒到公司,我把資料交給你,記得和公司負責任人和其他三方公司取得聯絡,我這兒還有個底稿需要整理,我第後天飛,你們先去”張姐囑咐到。

作為今年畢業的會計碩士,範寧畢業於省內不錯的財經院校,公司平作為一名新時代職業牛馬——會計,範寧第一萬次想回到選專業的那一天,親手改掉自己的專業。台雖然不大,加班卻是常有的事,項目一旦開始就像上了發條一樣,時薪算算完全就是奴隸的級彆。哪怕如此,這樣的工作也是高校畢業生趨之若鶩的。

“好的張姐,我一定記得”範寧立馬迴應到。

春分啊,美好春光,這個季節卻要在數據賬目之間來回穿梭。從城郊到市中心,來回接近六個小時的超長通勤時長,讓範寧冇時間傷春悲秋。

“趕緊睡會兒吧,又是牛馬的一天”範寧不再看車窗外風景,戴上耳機打算小憩一會兒。甜美的歌聲從耳機裡傳出:

像是第一次穿上校服那天

尷尬的感覺和輕飄飄的心情

昨晚你突如其來的告白

其實我連一個小時都冇能睡……

“範寧,範寧!,醒醒,上課了!”萬雪推了推新同桌範寧,開學第一天同桌已經睡了一整個早讀了。還好班主任老師們被喊過去開會了。見同桌冇有絲毫醒過來的跡象,萬雪又推了推範寧。

“師傅,下車!!!”範寧突然驚醒大聲吼道。

百分之一萬坐過站了呀!

當範寧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時,整個人直接呆住了,自己怎麼在教室裡啊,還有自己怎麼還穿著校服啊!黑板,講台。這是高…….中???範寧可憐的大腦直接宕機。

“這是睡傻了吧“左後方一個男生說到。

“劉海傑?你怎麼在這兒?“

“我上課啊,範寧你睡傻了吧“

範寧定了一下心神。這是穿…….越。怎麼還穿越回苦逼高中了。範寧猛地一回頭,看到了自己後桌。

丁易衡,少年的黑眸裡映出眼前少女的身影。穿著藍白校服的少女一臉驚愕的盯著自己,琥珀色圓潤的淺瞳裡透露著不可思議。少女的臉頰上浮著紅暈,在白皙的皮膚襯托下像是冬雪裡綻放的朵朵紅梅。

“同學,怎麼了?”

“啊,,,不好意思”範寧忽地轉身,像個被髮現偷吃的小貓。

“啊哈哈哈,,,睡過頭,腦子不太清楚”範寧悻悻說到,還偷偷看了自己後桌一眼。該死的顏控戀愛腦啊!確實好看,難怪自己當初把持不住!

經曆了大學和社會捶打的範寧,雖然冇有當初那種說句話心臟就要跳出來的悸動,但是還保留著對年少暗戀之人深入骨髓的,彷彿刻在DNA裡的喜歡。冇錯啊,這是她喜歡了整整三年,在大學四年還念念不忘的人啊。

“同學們,很高興在新學期見到這麼多新麵孔,我是你們的班主任楊青並且擔任你們高一第一學期的數學老師…….”

範寧掐了掐自己,疼的厲害,嘶——難道這是真的?既來之則安之,可惜自己也冇背什麼彩票號碼,更冇有係統,金手指。還有□□!!!誰能想到在早班公交上昏睡一次就直接穿回高中了?範寧托著臉,生無可戀的看著黑板。

高中啊,語數英,數理化各科都不是好惹的。大學的時候還做過回到高中考場,大腦空白,十五分鐘交卷鈴聲響起,自己卷子還是空白的噩夢。還有這恐怖反人類的作息,一點就著的家庭氛圍,無數考試無數排名,範寧現在就想問問老天爺,是不是對自己有意見。

【噹噹噹當,親愛的玩家,請認真聽課,目前預估您高考分分數為550分,數學為您的弱勢學科,預估高考分數為110分,不聽課有80%概率降為105分】

“哈!!!”範寧被腦子裡突然冒出來的AI聲音嚇一跳。

【親愛的玩家:這裡是2060年由遊戲公司遊鯨開發的虛擬現實遊戲《one

more》的測試副本:《我不是考神》,本遊戲已經取得2060年範寧女士的授權,將2024年的範寧女士傳送回2015年,進行副本測試】

【本遊戲會提供透視化功能,分彆包括:學習能力、未來分數、人際關係、專業選取、老師測評以及福利功能(正在完善中……)】

【遊戲需要通過2015年範寧同學的同意,選擇同意遊戲即刻開始,遊戲中發生的一切將直接影響2024年範寧女士的變化;選擇不同意即刻將您傳送回2024年,並與2060年範寧女士解除合同,同時消除此段記憶。】

【此外,本遊戲正在開發建設中,係統會出現不穩定狀況,玩家可能在不同時間節點遊動,並且無法百分百保證回到正確節點。玩家將有半小時考慮時間,半小時後倘若不回覆即認為不同意。現在開始計時】

“2060年的我嗎

這是什麼天方夜譚!”範寧又掐了掐自己,還是很疼。

“係統?可以這麼叫你嗎?2060年的我為什麼會選擇成為這個遊戲的試玩者?”範寧覺得依照自己溫吞的性格不會選擇這麼冒險的事。

【親愛的玩家,可以稱我為“係統”,根據保密條例,無法完全告知您全部資訊,但是2060年的範寧女士希望您在2015年忘記丁易衡,專注學業。還有您的母親白瑞琳女士將在2030年死亡,這個資訊是本係統給予玩家的福利,倒計時25分鐘】

媽媽!!!範寧發了一身冷汗。

畢竟是心理年齡25歲的成年人,範寧思索後問道

“可以通過這個遊戲改變我媽媽的命運嗎?”

【親愛的玩家,本係統無法給出確切答案。但根據往期測試副本,主人公命運的改變會一定程度改變其身邊人的人生走向,關係越近,概率越大。倒計時19分鐘】

範寧看著黑板上方的時鐘。嗒、嗒、嗒。媽媽…….媽媽

放下丁易衡?是啊。範寧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對丁易衡有這麼大的執念。高中時期送水送零食是基操,甚至為他和隔壁班學霸劉洋產生了直接衝突,就因為傳言奧賽資格被劉洋頂替了。

然而,人家不為所動。高考考上頂級名校後,一路碩博,進入國內頂尖實驗室。

對啊,有再來一次的機會,為什麼要屈居人下。

更何況還有媽媽,男人什麼的都靠邊站。

“係統,我同意”

【親愛的玩家,再次確認您的選擇,是否同意?】

“是”範寧眼神堅定。

【親愛的玩家,遊戲開始。】

-暗戀之人深入骨髓的,彷彿刻在DNA裡的喜歡。冇錯啊,這是她喜歡了整整三年,在大學四年還念念不忘的人啊。“同學們,很高興在新學期見到這麼多新麵孔,我是你們的班主任楊青並且擔任你們高一第一學期的數學老師…….”範寧掐了掐自己,疼的厲害,嘶——難道這是真的?既來之則安之,可惜自己也冇背什麼彩票號碼,更冇有係統,金手指。還有□□!!!誰能想到在早班公交上昏睡一次就直接穿回高中了?範寧托著臉,生無可戀的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