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時光書扉
  2. 妖怪收容所
  3. 歡迎來到妖怪收容所
Arrny 作品

歡迎來到妖怪收容所

    

。恨透這個世界。那邊已經把定位發了過來,池厭酒甚至還有閒心給斂卿感歎了句新時代真好。看起來像是一點也不著急的模樣。但斂卿急。按摩店十點關門。他飛速上了摩托車看了眼座標後把手機放回口袋,順手把車把上掛著的頭盔戴好。人類社會好麻煩,被交警逮到了還要發朋友圈丟妖的臉。斂卿到的時候差不多已經打完了,雪白的絲線遍地都是。他略嫌棄地繞過那些白色絲線,看向那邊不遠處被白絲纏得結結實實的妖。雖說是大妖,但終歸肉|...-

是夜。

勞累了一天的身體在泡了個澡後得到了充分的放鬆,房間內放著和緩的輕音樂,悠揚而又動聽

天氣已經轉熱,連帶著晚間的風都吹得暖乎乎的。

但房子的主人並不在意,他少有的放縱一把燒了個小錢,給自己安排了一個按摩店,現在正計劃著自己百年難遇的幾天假期去哪兒玩兒比較好。

思考間,手機鈴聲催命般響起。

“喂,斂卿?”

“我在,”斂卿關閉了音樂:“有事?不好意思我現在可是下班時間,並且我明天將要去享受美好的假期……”

對方那頭一陣沉默後再度開口:“會長,我和老朱發現一個剛睡醒的大妖現在還熱乎著呢。”

對方的背景聲音雜亂:“啊,他倆打起來了,你快來吧。”

不等斂卿拒絕就掛斷了電話。

錢難掙,屎難吃。

斂卿略帶無語的呆站了會兒。

他又要加班,休假免談的那種。

恨透這個世界。

那邊已經把定位發了過來,池厭酒甚至還有閒心給斂卿感歎了句新時代真好。

看起來像是一點也不著急的模樣。

但斂卿急。

按摩店十點關門。

他飛速上了摩托車看了眼座標後把手機放回口袋,順手把車把上掛著的頭盔戴好。

人類社會好麻煩,被交警逮到了還要發朋友圈丟妖的臉。

斂卿到的時候差不多已經打完了,雪白的絲線遍地都是。

他略嫌棄地繞過那些白色絲線,看向那邊不遠處被白絲纏得結結實實的妖。

雖說是大妖,但終歸肉|體,睡了那麼幾百年過去也會感覺四肢不協調就像身體不是自己的一樣。

被綁住的妖長著一雙為害人世的臉卻擺出一副任人宰割的表情,斂卿看過去的時候還有閒心吹了個流氓哨。

那妖道:“這位兄台,你身上好香,是個花妖?”

斂卿麵無表情地看了眼時間:九點五十六。

他再怎麼也不能在四分鐘內把一切都弄好。

斂卿放了個白眼不知從何處拿出了一把小刀,威脅般插入一旁濕潤的泥土中:“老實點兒死變態,小心我讓你這輩子都碰不了女人。”

池厭酒興奮地喊:“打起來打起來!”

斂卿一個眼刀丟過去,池厭酒立馬識趣地閉上了嘴。

“朱離,把你的證件拿出來。”斂卿收回刀,目光在觸及刀麵上的泥頓了一下,然後麵色不變地往池厭酒身邊湊了湊,把刀上的泥巴全蹭在對方嶄新的外套上。

朱離側了一下頭假裝自己什麼都冇看到:“證件……看過。”

“那就這麼綁著回去吧,”斂卿從袖口處扯出一根細小的紅繩:“束妖繩,還請兄台不要再妄圖暗地裡做一些小動作,不然我們可要暴力執法了。”

池厭酒小聲道:“咱們本來就是。”

他們開了車,那妖在看到汽車的一瞬眯了眯眼,順從地跟著斂卿上了車。

一路上那妖不動聲色地打探著周圍,斂卿也任由著他去了,池厭酒早就看上了斂卿的那輛摩托,歡快的去玩飆車了。

於是押送的變成了斂卿,朱離負責開車。

期間那妖還不停往駕駛座位上投向視線。

“叨擾,前方的那位是如何瞎著眼控製的這輛交通工具?感知類的妖?”那妖突然開口。

朱離:“……”

斂卿不知怎的有些想笑,看這妖配合上車又長得順眼難得平複了一下失去假期的悲痛,回答道:“他本體是蜘蛛,見不得太明亮的光線,人類世界又每夜燈火通明,自然要借白紗用來遮擋光線。”

朱離抬頭看向後視鏡,雪白微卷的齊肩長髮隨著動作露出藏匿其中的血色耳墜。

此時大街上車輛稀少,朱離就讓車保持了一個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行。

街道上隨處可見廣告牌,那妖目光略過一家店突然又開了口:“這座城市有很多妖怪的氣息。”

“那當然,”斂卿靠在後車座上半眯著眼:“時代在飛速發展,妖也會融入人類的生活。”

“人創造的許多東西都好玩的很。”

車逐漸在一條小巷處停下。

斂卿打開車門,那妖也跟著他下了車,束妖繩早已不知在何時被解開。

在那妖的注視下斂卿伸出去手貼在佈滿苔痕的牆壁上,妖力波動,一條隱藏的通道緩緩浮現。

他轉過身,身後是一片熱鬨凡市。

他微微側頭,笑道:“歡迎來到妖怪收容所。”

-都是。他略嫌棄地繞過那些白色絲線,看向那邊不遠處被白絲纏得結結實實的妖。雖說是大妖,但終歸肉|體,睡了那麼幾百年過去也會感覺四肢不協調就像身體不是自己的一樣。被綁住的妖長著一雙為害人世的臉卻擺出一副任人宰割的表情,斂卿看過去的時候還有閒心吹了個流氓哨。那妖道:“這位兄台,你身上好香,是個花妖?”斂卿麵無表情地看了眼時間:九點五十六。他再怎麼也不能在四分鐘內把一切都弄好。斂卿放了個白眼不知從何處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