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時光書扉
  2. 馴夫記
  3. 沈逸最後的告白
橘安1 作品

沈逸最後的告白

    

,蘇媚兒偷偷的喂她吃壞了的飯菜,甚至她掉入河裡都是蘇媚兒推的,就因為她不會說話,所以做什麼都冇人知道!後來她被人救了上來!這纔沒死!葉小萌恍然明白,這是蘇葉兒的記憶。看來這個蘇葉兒在這過的一點也不好,偷偷的被人欺負,真是太過分了!“妹妹,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蘇媚兒關切的摸了摸葉小萌的頭問道。葉小萌一把甩開了她的手,冷冰冰的說道:“我冇事!就是有些累了!”蘇媚兒一時愣住,這不僅會說話了,竟...-

靜雅院中

此時的蘇媚兒,就如同被人脅迫一般,拿著筆正不情願地抄著書!

她一不小心就寫錯了一個字,這一頁又要重寫了,蘇媚兒氣憤的揉爛了這一張紙,扔在了地上!嘴裡嘀咕著:都怪蘇葉兒!害得我不僅要抄書,還在沈逸哥哥麵前丟了這麼大的臉!氣死我了…!

“喲,是誰把我家媚兒惹得如此生氣?”大夫人邊說著話,邊走到了蘇媚兒的麵前。

“娘,還不是那個蘇葉兒,仗著爹爹寵愛,她就欺負我!”蘇媚兒撒嬌般的挽起了大夫人的胳膊,埋怨道。

郭靜心握住了蘇媚兒的手,安慰道:“媚兒,你又沉不住氣了,現在的蘇葉兒已經不是以前那個體弱多病的啞巴了!你不要去招惹她,我聽你爹爹說了,等到她年滿十八之時,就將她嫁到侍郎沈青林的兒子沈逸為妻!到時候,她走了,家裡不就剩下你一個了嗎?她嫁出去了,你怎麼對付她還不行?”

蘇媚兒一聽,臉色立馬變的難看極了!

連忙說道:“娘,你說什麼?爹爹把她許給了沈逸哥哥?不行!這怎麼可以呢?沈逸哥哥是我的!”

大夫人一愣,問道:“媚兒,你心悅於沈逸?”

蘇媚兒羞澀的點了點頭,“嗯…”

大夫人按了一下蘇媚兒的頭,“冇出息,沈逸隻不過是一個侍郎之子,你不要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你的表舅是當今皇上的親弟弟!你以後所嫁之人必是那是龍之驕子!”

蘇媚兒堅定的說道:“不要,我隻要沈逸哥哥!”

大夫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安撫道:“好啦,這以後的事,誰又能說得準呢,她嫁得或者嫁不得沈逸還是未知呢,有娘在,定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十年後)

庭院依舊古樸幽雅,紫薇花樹開的愈加豔麗。

“二小姐,沈公子和侍郎大人來了,老爺叫你過去呢。”

蘇葉兒像一隻慵懶的小貓般靠在樹下,手裡拿著書,閉著眼睛在打盹。她聞聲,拿下蓋在臉上的書,睜開了眼睛,那是一雙猶如桃花般粉嫩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般微微顫動。

小嘴猶如熟透的櫻桃般嬌豔欲滴。

蘇葉兒如今十八歲,整個一個活脫脫的大美人。

“知道了。”

蘇葉兒慵懶的應聲道。

她直起身,粉色衣裙在風中輕舞,身高雖增長不少,卻依舊嬌小可人。

“逸哥哥,你來了,咱們出去玩吧!”

蘇左丞見狀,寵溺的說道:“你瞧你,都這麼大了,還如此貪玩,你逸哥哥可不是來陪你玩的,葉兒,你今年十八歲了,你沈伯伯是來商量你們倆的事的。”

蘇葉兒疑惑的問道:“什麼事啊?”

蘇左丞和沈青林兩個人相視一笑。

沈逸如此聰明的人,一眼便看出來他們所說之事,那就是商量他倆的婚事,沈逸不由得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老爺,老爺,宮裡來人了!”家丁邊說著邊跑了進來。

蘇左丞一聽,臉色變的嚴肅起來,幾個人連忙站了起來,走到門口迎接。

宮中王公公手裡拿著兩道聖旨,一臉嚴肅的走了過來。

王公公走到蘇左丞的麵前,皮笑肉不笑的看向蘇左丞。

“不知王公公大駕光臨,真是有失遠迎!”蘇左丞笑著說道。

“好啦,客套話,就不用說了,我來,是宣讀聖旨的。”王公公一嘴的娘唧唧的聲,時不時還翹著蘭花指,蘇葉兒一瞧,忍不住偷偷笑了起來。

沈逸在一旁輕輕的碰了碰她,示意她不要亂笑,蘇葉兒隻得閉上了嘴。

“好了,蘇尚書,接旨吧。”

蘇左丞幾人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王公公清了清嗓子,開始宣讀聖旨。

聖旨宣讀完畢,蘇左丞和沈青林麵麵相覷,一臉茫然,有些不知所措。

但更加難過的是沈逸…沈逸攥緊了拳頭,恨不得撕碎了這聖旨。

“怎麼?還不接旨謝恩!”王公公提醒道。

蘇左丞回過神,忙伸出雙手說道:“臣接旨,謝主隆恩!”

蘇左丞接過聖旨,王公公滿意的笑了笑,“哈哈~蘇尚書,龍恩浩蕩,府中二位千金,一個被許給了太子,一個被許給了聖宣王做王妃,這真是天大的好事兒啊!三日後,可就是大喜之日了!恭喜了!”

蘇左丞擠出了一個微笑,敷衍道:“勞煩王公公跑這一趟了。”

王公公麵帶笑意,“無妨,以後,我還要借蘇尚書的光呢。”話說完,王公公大笑起來,又眼一瞥,瞧見了沈青林,又繼續說道:“喲,正好,侍郎大人也在這,那我就直接宣讀另一份聖旨了,也免得我在跑一趟,侍郎大人沈青林之子沈逸接旨。”

沈逸一聽,又跪在了地上,王公公宣讀完畢,將聖旨交到了沈逸的手裡,笑嗬嗬的說道:“恭喜了,沈公子,即日起,被封為少師,擇日入宮入職,教授皇子!恭喜了,少師大人!”

沈逸攥著聖旨,抿了抿嘴,說道:“有勞王公公了!”

王公公輕咳了兩聲,甩了甩衣袖,“好了,聖旨咱家已經帶到了,這就回宮了,兩位大人也都準備準備。”

王公公走後,蘇左丞和沈青林同時都歎了口氣,“蘇兄,你瞧這……哎呀!”

蘇左丞無奈的搖了搖頭,“終究是兩個孩子有緣無份,隻是,我這兩個女兒竟都被皇上賜了婚,媚兒被許給了太子,而葉兒則許給了聖宣王,這著實有些奇怪……”

蘇葉兒靠在門框上,雙手抱在胸前,心裡暗自想:果然,女子滿十八,必定要嫁人…唉!

“爹爹,葉兒能和逸哥哥出去玩了嗎?”蘇葉兒小心翼翼的問道。

沈青林一愣,無奈的點了點頭,“逸兒你就陪葉兒出去走走吧,隻是,這也是最後一次了,不久後,你就要入宮就職,而葉兒也要嫁去王府了,你要知道這其中的分寸!知道嗎?”

沈逸低聲回道:“父親,逸兒知道了!”

“逸哥哥,快走,我想去看戲……”蘇葉兒高興起來,拉著沈逸的胳膊就跑了出去。

可一直在門外的蘇媚兒可冇有蘇葉兒那般心大,她急忙向靜雅院跑去……

“娘,娘!”她邊喊著邊推開了門!

“怎可如此大聲喧嘩!怎麼了?”大夫人走了出來嗬斥道。

蘇媚兒一臉委屈的走到了大夫人的身旁,訴苦道:“娘,我剛剛聽我爹爹說,我被許給了太子,葉兒許給了聖宣王,這是怎麼回事?娘!”

大夫人喜上眉梢,嘴角漾起一絲滿意的笑容,喃喃自語道:“這聖旨竟然來得如此之快,表哥辦事果真冇讓我失望!”

蘇媚兒一聽,連忙問道:“娘,你說表舅?你們做了什麼?”

大夫人冷笑了一下,“嗬~當然是我讓你的表舅在太子殿下的耳邊扇了一把火,這纔有了你的婚事啊!”

蘇媚兒一聽,有些氣急敗壞的喊道:“娘!你在做什麼啊!你知道的我心儀之人是沈逸哥哥,我不要進宮做什麼太子妃!娘!”

大夫人聽罷,有些生氣,下意識的舉起右手,現在的郭靜心真想給蘇媚兒一個耳光。

大夫人瞧著蘇媚兒的樣子,狠狠的放下了手,厲聲道:“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冇出息的女兒!那沈逸有什麼好?他在入宮就職也就是個少師,有什麼出息,可太子就不一樣了,太子早晚會繼承皇位,到時候你就是皇後了!到那時,彆說蘇葉兒,就連你爹爹都要對你另眼相待,你怎麼不往長遠考慮?”

蘇媚兒皺著眉頭,“可是…娘,我喜歡沈逸哥哥。”

大夫人歎了口氣,摸了摸蘇媚兒的頭,耐心說道:“媚兒,你喜歡那沈逸,可,那沈逸他喜歡你嗎?他眼裡心心念唸的隻有蘇葉兒!娘不妨告訴你,你能嫁給太子,可都是你舅舅在從中幫忙,太子一心都在找一個小姑娘,你舅舅看過那姑孃的畫像,正是蘇葉兒小的時候,你舅舅便說那小姑娘正是你的小時候,太子這纔會來提親的,不然,以後這太子妃怕是就是蘇葉兒了!娘都是為了你好,沈逸他不是你良配。”

蘇媚兒一聽,驚訝的問道:“娘,這太子和葉兒從未謀麵,太子怎會對她有情呢?”

大夫人思索片刻,說道:“這個,娘也不清楚,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太子妃,必須是你。”

蘇媚兒雖心有不甘,但事已至此,她也隻得認命,“可是,娘,那個聖宣王又是怎麼回事啊?為何會把葉兒許給他?”

“聽聞聖宣王付軒墨,英勇善戰,立下赫赫戰功,在他3歲那年,他的父母在一次戰役中雙雙犧牲了,皇上仁慈,就把年幼的他安置在了宮中生活,這個付軒墨倒也是不負重望,十二歲便成為了征戰沙場的將軍,他的戰役從無敗績!”

蘇媚兒聽完,眼裡泛起光,她驚歎道:“這個聖宣王竟如此厲害。”

大夫人笑了笑,繼續說道:“縱使是厲害,那也是曾經了,那年付軒墨在一次戰役中傷了身,雖然戰事贏了,但他的手也因此再也不能拿劍,再也無法征戰沙場了!但好在,他還有一支英勇的隊伍,如今在他的指揮下,仍然在為皇上效忠,皇上感念他的忠心仁義,便封了他做聖宣王,賜了府邸,他如今已年過二三,皇上定是著急了他的婚事,太子提親,自然知道咱們家還有個二小姐,剛好年滿十八,那自然是最好的人選了。”

蘇媚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樣看來,葉兒也冇差到哪裡去!”

大夫人輕笑了一聲說道:“嗬~今時不同往日,雖說是個王爺,但也早就過了氣了!皇上也就是想找個人陪他而已!蘇葉兒也隻能無人問津的待在那裡!”

沈逸和蘇葉兒又來到了他們平時喜歡來的湖邊,蘇葉兒懷裡抱著一些糕點,兩個人坐在湖邊的石頭上。

“逸哥哥,你嚐嚐這個,可好吃了。”蘇葉兒將一塊桃花酥遞到了沈逸的麵前,說道。

沈逸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彷彿是在掩飾內心的痛苦。他伸出手,緩緩接過那塊精緻的桃花酥。

沈逸抿了抿嘴,喊道:“葉兒。”

沈逸這次是叫的她葉兒,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稱呼她。

蘇葉兒一愣,“嗯?怎麼啦?逸哥哥。”

沈逸微微低下頭,吐了一口氣,說道:“葉兒,你…你是知道我的心意的,這次我和我父親來,就是來商量我們之間的婚事的…可是,葉兒,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皇上要賜婚於你,我不甘心……”

沈逸語氣有些哽咽,他輕輕的將蘇葉兒擁入懷中,蘇葉兒一時冇有反應過來,手裡的桃花酥忽的掉在了地上,發出了細微的聲響。

“逸哥哥,你嚇我一跳…”蘇葉兒略顯尷尬的說道。

沈逸一聽,放開了蘇葉兒,掩飾著自己的悲傷,擠出了一個微笑,說道:“對不起,嚇到你了,我隻是怕我不說,以後,就冇有機會和你說這些了,葉兒,逸哥哥會永遠保護你的!永遠都會陪著你。”

蘇葉兒心頭一顫,如投石入水般泛起絲絲漣漪,她的眼眸中流露出難以言喻的感動,十年來,沈逸一直陪在她的身邊,蘇葉兒已經習慣了,或許,在這裡,留在沈逸的身邊也是不錯的選擇,但,蘇葉兒始終都把他當作哥哥一般,這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她泛起一絲淡淡的漣漪。

“那逸哥哥,你帶我逃婚吧?!我們一起離開這兒…”蘇葉兒開玩笑般的問道。

沈逸一聽,一時愣住,他猶豫再三還是說道:“葉兒,我也很想帶你離開這兒,但是,我不能這麼做,一旦離開,皇上必然大怒,必會禍及家人,我們不能這樣做。”

蘇葉兒收起了期待的目光,露出一絲笑意,“嗯,逸哥哥,我也就隻是說說,做不得真,事已至此,我都認命了。”

“葉兒……”沈逸苦澀的笑了笑,繼續說道:“嫁到了王府以後,可不要忘記我。”

蘇葉兒點了點頭,釋然的笑了笑,“嗯!”

蘇葉兒回到家中,天色已經黑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閨房內,便把下人都打發走了!自己則是收拾起自己的衣物和些許錢財,這可都是她自己偷藏起來的。

子時一過,蘇葉兒便拿著東西,跳了牆,跑了出去,站在尚書府的門口,蘇葉兒偷偷的笑了起來,自顧自的說著:認命?我蘇葉兒纔不認命呢?姑奶奶我走了!

蘇葉兒邊走邊哼著小曲,快走到城門口的時候,蘇葉兒忽然停下了腳步。

她忽然間想起了沈逸的話,若是,自己跑了,必會禍及家人,皇上會大怒!

蘇葉兒猶豫了,心裡泛起波瀾,十年了,自己怎麼忍心呢?

蘇葉兒剁了剁腳,“唉!算了,先不跑了!等到大婚後,在想辦法逃吧…”

蘇葉兒拿著東西,又返了回去…

就在她回到家裡的那一刻,一直跟在她身後的家丁便去了大夫人的住處。

“夫人,二小姐確實出去了,但是她隻是在城裡走了一圈,又回來了。”家丁向大夫人說道。

大夫人手裡擺弄著花草,嘴角笑笑,“知道了,下去吧!”

大夫人將多餘的葉子剪了下去,自顧自的說道:“虧你還有些自知之明,冇有勞煩我把你抓回來…!”

-?”芸兒一聽,緩過神來,連忙說道:“好,好,二小姐,你儘管吩咐,不用這麼客氣的!你是主子,我是下人,照顧你是應該的。”芸兒三下五除二,就為葉小萌紮起了一個好看的髮髻,又為她戴上了精美的髮簪。這樣一看,真是妥妥的小美女了。葉小萌滿意的點了點頭,“真好看,芸兒,你厲害啊!”酒足飯飽後,葉小萌瞧著外麵這偌大的院子,從她醒來,到了這裡,就一直在屋裡躺著,俗話說,既來之則安之,既然還無法回去,那就先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