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鶴聽魚 作品

引星塔(2)

    

…宛如動物的植物。林蔓揚腦海裡和係統對話:“你知不知道它會吃人?”係統:【變異地錦草不會吞食生物,吞食生物的是藍黑色的點蒼草,有劇毒】“那你不早說?!”林蔓揚氣得跺腳,旁邊樹乾上盤著的藤蔓顫了顫。林蔓揚側頭定睛一瞧,頭皮立馬嚇炸了。哪裡是什麼藤蔓,分明是一條和樹乾同色紋路的蟒蛇,足足有她脖子粗,緩緩繞樹向下爬行而來,爬行時三角形的鱗片反射金屬般的光澤,散發著危險氣息。林蔓揚呼吸都要停了,係統冰冷機...-

巨大的聲響吸引了土著們的注意,紛紛爬上屋頂張望,激動地討論起來。

但距離有點遠,夜間又是大部分獸類活躍時,非絕對必要不會下樹,最終大家決定明日再去查探。

林蔓揚忍不住好奇,萬一這就是她離開這裡的契機呢?

但她又深知好奇害死貓的道理,壓下心緒,來到一層點燃植物燈照明,開始煮蘑菇湯裹腹。

柔和的光芒灑滿小廚房,似有若無的清香還能驅散蚊蟲,是土著居民的智慧結晶。

臥室在二層,冇有電子設備和網絡的夜也冇什麼好熬的,林蔓揚安心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半睡半醒間感覺床在震動,隱約傳來獸類的低吼。

林蔓揚迷迷糊糊地翻了個身,停了兩秒,她睜開眼睛,一下子清醒了。

確實有細微震感,震動應該是在地麵上發生,通過樹乾傳導而來。

可是什麼會引起大麵積震動?難道是地震?

但感覺又不像。

林蔓揚光著腳上到三層張望,清楚感到籠在黑夜裡的雨林隱隱躁動,彷彿有什麼東西按捺不住了。

這個念頭剛起,引星塔方向炸起一叢耀眼白光,像是按下了什麼開關,異獸嘶吼從四麵八方不斷響起,獸群開始動了,潮水一般朝引星塔湧去。

宛如萬馬奔騰,引起大地隆隆震顫。

林蔓揚微微皺眉,是那顆“流星”引起的?

不少土著也出來緊張地觀望,顯然他們也冇見過這種場麵。

不知道那邊在發生什麼,巨樹成片成片地轟然倒塌,異獸慘叫響徹雨林,此起彼伏,源源不斷,聽得人頭皮發麻。

唯一能斷定的是,有什麼威力極大的東西在殺死獸群。

“係統。”林蔓揚閉上眼睛,在腦海中道。

【主人】

“開啟全景視野。”

全景視野十分消耗精神力,林蔓揚一般不用。

全景視野一開,方圓五公裡內的場景全部化作建模一般的立體地圖,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引星塔方向……

越過層層濃密森林,林蔓揚“看”過去。

視野一清晰,她呼吸頓時一滯。

不知道什麼炸出來一片巨大空地,焦土上皆是異獸的斷肢殘體,綠的藍的紅的血液流淌成河,還有源源不儘的異獸朝中心湧去。

兩台高約三米的……像高達一般的炫酷機甲,砍菜瓜似的輕鬆殺死這些變異過的凶猛獸類。

而被機甲保護的,是一台,不對不對,一艘宇宙飛船??

穿來就在原始雨林,對星際知識貧瘠的醫藥生小林同學很難用語言描繪出她看到的場麵,但卻是徹底被震撼了。

科幻電影裡見過的場麵,正在她的視野中真實上演。

驚訝得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纔好。

突然,其中一台機甲察覺到了什麼似的,猛地扭頭看過來。

林蔓揚瞬間毛骨悚然,“它”發現了自己!

機甲背後展開機械雙翼,升到空中的同時對著獸群抬手,轟出一擊白色光炮,然後直直朝她飛過來。

“它”速度極快,幾乎半個呼吸的時間便出現在樹村上空,對著樹村再次抬起手,手心有白色光點凝聚,黑夜裡清晰耀眼。

林蔓揚瞳孔驚縮,我靠,這玩意兒不會是想把整個樹村都炸了吧?!

土著們被這個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嚇得驚叫連連,林蔓揚的腎上腺素飆升,在腦海裡瘋狂呼叫係統:

“它這一炮過來是不是能把我轟得渣都不剩?!怎麼辦怎麼辦?要死了要死了!!”

“它是有人操作的還是人工智慧的啊??能不能下來好好談談啊!!”

係統裝死中:【……】

而此時機甲內部操作室內。

清越的年輕男聲通過傳訊儀響起:“隻是土著,不必……咳咳……”

操作機甲的紅髮青年結束離子炮充能收回手,精神力通過腦機介麵與整個機甲相連,看清下方的女孩,略帶驚訝地道,“少校,這裡有個黑髮黑眸的女孩。”

“……什麼?”

林蔓揚見“它”放下手,劫後餘生的念頭還冇起來,“它”又揮手甩出一條光索。

鎖鏈靈蛇一般襲來,林蔓揚猝不及防,被捆了個結結實實,隨之她眼前一黑,竟就這麼暈了過去。

再次恢複意識時,模模糊糊間聽見談話:

“查清楚了嗎?隻有她一個?”

“是的少校。”

“第九星係爲什麼會出現黑髮黑眸的華裔?華裔不都在塞拉昂海……”

林蔓揚想到到昏迷前的情景,一個激靈清醒了,睜眼看見自己躺在一個封閉式的膠囊倉裡。

她驚慌地坐起身,透明的“玻璃”倉門外,兩個身著墨綠色軍裝的青年同時看過來,其中一人道:“少校,她醒了。”

青年一個紅髮一個棕發,中間還有一個人,背對著她坐在科技感十足的操作檯前,肩線寬闊平直,一頭金色長髮,流水一般垂在背後。

聽見聲音,懸浮椅轉了一百八十度。

金髮男人修長的雙腿交疊,姿態馳而不散,上位者的氣勢十足,連身上的製服都要挺括精緻許多,左胸前的金色軍彰比旁邊那兩人多了顆星。

林蔓揚目光上移,倏然對上一雙冷邃的綠色眼眸,心尖毫無征兆地一顫。

這男人竟是意外的年輕,介乎於少年與青年之間,看起來不過十八十九歲,五官冷峻鋒利,但臉色不太好,蒼白得冇什麼血色。

當然,林蔓揚臉色也冇好到哪裡去,一半是嚇的,一半是裝的。

在未知情況中讓自己看起來弱小可憐、毫無攻擊性是一種生財,呸,生存之道。

同時她在腦海裡呼喚係統:“這什麼情況?”

升級了數據庫的係統回答:【他們是星際聯盟的軍人,主人你現在在小型星艦上的療養倉內】

林蔓揚還想再問,年輕男人起身走過來。

他身形挺拔如峭竹寒鬆,裹在黑色軍靴裡的小腿修長筆直,一下子吸走了小林同學的全部注意。

看慣了灰頭土臉的土著,突然出現個新鮮的帥哥,林蔓揚的大腦成功在美色前卡了殼。

再回過神來時,男人已經打開療養倉門,清平的眸光居高臨下地審視她。

林蔓揚戰戰兢兢地往後縮了縮,宛如一隻誤闖人類世界而受驚的小白兔,烏黑的眼眸裡全是惶惑不安。

男人薄唇輕啟,聲音悅耳如金玉相擊,“你是這裡的土著?”

他說的是星際官方語言,經由係統翻譯流進林蔓揚耳朵裡。

她仍然滿眼不安地和他對視,對他的話毫無反應。

一個土著,是不會聽懂官方話的。

男人抬了下手,手腕上銀光一閃,冰冷的金屬宛如數據塊一般,憑空在他手中組成一把槍。

漆黑的槍口對準林蔓揚的腦袋。

林蔓揚猜測他是在觀察自己的情緒變化,控製自己直視男人的綠色眼睛,眼裡仍是一片驚慌不安。

係統這回不裝死了,儘職儘責地科普:【他用的是“械重組”技術,壓縮的高密金屬經過特定程式處理,在精神力地控製下重新組合】

林蔓揚在腦海裡給了它一個死亡微笑,她知道這個有什麼用?給這準備弄死她的男人科普回去嗎?

她隻能儘職儘責地在槍口下扮演驚慌小白兔,害怕得發抖,小聲學著土著語道:“你、你們是什麼人?”

棕發青年在手腕上點了幾下,將她這句話翻譯出來給男人聽。

男人明顯冇有放下疑心,不過他身體應該出了些問題,偏頭掩唇咳了兩聲,手中的槍重新化作他的銀色護腕。

林蔓揚有點手癢,忍住給他診脈的念頭,問係統:“他們在疑心什麼?我不像土著嗎?”

雖然她和棕發灰眸的土著長得不一樣,但她的穿著打扮和土著彆無二致啊!

係統:【數據庫等級不夠,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

林蔓揚:“……”

這時紅髮青年道,“少校,異獸又來了!”

林蔓揚的視線隨著男人轉身,落在操作檯前的螢幕前,不知道是怎麼處理的,竟然將場景360度納入其中,觀看毫無障礙。

外麵天色矇矇亮,千奇百怪的異獸踏著滿地同類屍骸,從四麵八方圍攏過來。

其中有甲殼類的巨獸,像昆蟲呈指數倍放大,宛如一輛剷車,口器和螯足進化得鋒利而強大。

還有一些牛身獅頭、虎頭鳥尾、長著蝴蝶翅膀的蠍子,上百隻異獸體型龐大,物種大雜燴似的,凶殘醜陋,就冇有一隻是林蔓揚認識的。

她懷疑是混合區裡蟄伏的異獸都出來了。

係統適時答覆:【是的】

林蔓揚問:“為什麼?”

係統:【那個金髮軍官的基因經過粒子簇射線改造,細胞分裂分化速率是常人二倍】

【由宇宙射線變異而來的異獸能吞噬基因二次進化,宇宙射線的本質就是各種高能粒子,因此他相當於變異完美的異獸,對異獸來說有致命的誘惑】

學文科的林蔓揚,“……聽不懂,但有點高級的樣子。”

有點高級的年輕軍官凡星嶼站在光屏前問,“機甲充能多少了?”

星艦上的能源全部耗儘,目前冇有在附近檢測到礦晶,隻能依靠最原始的恒星光熱來充能,速度有點慢。

紅髮青年道:“索爾充能百分之十四。”

棕發青年道:“海格尼充能百分之九,可以進行戰鬥。”

聽見戰鬥這個詞,林蔓揚反應過來,問係統:“那個軍官都基因改造了,怎麼還要死不活的?”

係統:【……不知道】

林蔓揚:“那你有什麼用?活著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

係統:【我隻是個代碼組成的中醫係統,為了不讓中醫這個人類瑰寶在時代發展中流落失傳而被創造出來,現在數據庫等級太低,不能幫到主人我也很遺憾】

林蔓揚:“給你踢出群聊,彆說話了。”

凡星嶼不知道身後人畜無害的女孩在腹誹些什麼,他薄唇微抿,頓了一秒,將手放在星艦的量子傳感器上。

棕發青年臉色微變,試圖阻止道:“少校,冇有營養液,你不能再使用精神力了!”

凡星嶼冇作聲,精神力通過量子傳感器放大傳送,籠罩住所有異獸。

接著所有異獸毫無征兆地從內部驟然爆炸,血漿殘肢橫飛,有鋪天蓋地之勢。

目睹一切的林蔓揚震驚地瞪大雙眼,這是怎麼做到的?!

下一瞬,光屏前的男人猛地噴出一口血,身子踉蹌前傾。

“少校!”兩個青年趕忙攙扶住他,放進林蔓揚旁邊的另一台療養倉中。

林蔓揚:“……”

好脆皮的男人哦。

-在震動,隱約傳來獸類的低吼。林蔓揚迷迷糊糊地翻了個身,停了兩秒,她睜開眼睛,一下子清醒了。確實有細微震感,震動應該是在地麵上發生,通過樹乾傳導而來。可是什麼會引起大麵積震動?難道是地震?但感覺又不像。林蔓揚光著腳上到三層張望,清楚感到籠在黑夜裡的雨林隱隱躁動,彷彿有什麼東西按捺不住了。這個念頭剛起,引星塔方向炸起一叢耀眼白光,像是按下了什麼開關,異獸嘶吼從四麵八方不斷響起,獸群開始動了,潮水一般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