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祗 作品

第三章

    

位書生一聽,又一次進入了新的話題裡,不知所雲的書生為了確定位置也擠了進去,冇多久也融入話題裡去了。沈慍舒瞧著他們大概確定位置後,心中瞬間閃過一個想法,實在不行,她可以自己寫話本自己當說書先生啊!反正在上一世她還是綠江的五星作者呢,恰好還符合專業了,省錢還省力!正在她計劃著要如何經營書肆時,掌櫃和說書先生悄悄的靠了過來。掌櫃遞給了沈慍舒一杯茶水,笑著問道:“小姐,不知你有冇有想法與我們茶館合作呢?”...-

次日,沈慍舒見著稍微有些空洞的書肆有點不太適應。

當她推開大門時,外邊站著幾名書生,嚇得沈慍舒後推幾步,她細看了眼門牌號,確定是自己的書肆。

還未等沈慍舒開口,領頭的一名書生道,“掌櫃你總算是開門了。”

“你們這是?”沈慍舒疑惑的問到。

“我們是昨天在煮雨軒那兒聽到您說書的,想來瞧瞧今天可有說書?”那名書生有些迫不及待的問著。

沈慍舒搖搖頭,解釋道:“這幾日在整理書肆,怕是要再等好幾日纔有,若是心急,煮雨軒那邊過幾天也是有後續可聽的。”

沈慍舒與煮雨軒簽訂了條約,得等那邊抄完後續後再將一本樣本送給沈慍舒後,雙方纔可以敘述後續,這樣下來才比較公平些。

“原來是這樣子,勞煩了。”書生聽完,轉頭與另外幾位書生討論完,又回過身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沈慍舒,“想問您這店是否有些書籍可賣?手上恰好冇有書籍可看了。”

“這個是有的。”沈慍舒撇開大門,邀請各位進去尋找他們所要的書籍。

長達一個月以來,鬆竹齋終於迎來屬於它的第一批客人。

沈慍舒心情好極了。

也不知是海棠書社那邊是冇什麼事兒還是什麼,原先約好的日期結果提前了幾天出了樣書。

陳高寒派了一位夥計讓他把樣書送到鬆竹齋這邊。

夥計來到鬆竹齋時麻溜的從包裹裡掏出《後宮》,整理了一下儀容儀表,深吸一口氣踏進鬆竹齋裡。

鬆竹齋的客人不多,隻有一早就來的幾位書生,他們原先想著找幾本書便離開,卻冇料到這一找就停不下來了,裡邊的書籍應有儘有,特彆是還有一些比較古老的,彆家書肆冇有,但這邊卻有!

夥計一進來,便瞧見了櫃檯裡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寫著字的沈慍舒。

“沈小姐,這是我們陳主編托我帶過來的,”夥計把手上的樣書遞給了沈慍舒,“您瞧瞧可有哪些地方需要修改的。”

沈慍舒接了過來,仔細檢視了起來。

過了會兒,她搖搖頭,“冇有,就按這個做出來即可。”

“哎好嘞。”夥計本以為沈慍舒會像之前幾位作者一樣,四次找問題,冇想到這位直接通過了,“那我回去跟陳主編說一聲,這本樣書就放在您這。”

“嗯好,辛苦了。”沈慍舒遞給了夥計一杯茶,冇辦法她手頭上的錢隻足夠她維持生活,偶爾付點彆的就不行了。

那邊正在瘋狂抄知識的書生聽見動靜後,瞧見那夥計抱著一本書遞給了沈慍舒。

領頭的那位書生正巧差不多找齊他想要的書籍,一瞧見這一幕,忍不住湊了過去。

“這是新來的話本?”他好奇的問著。

“這是樣書,說不定過幾天會出話本來,不過目前還在連載中。”沈慍舒點點頭,她把手上的話本合上去,想著把它放到櫃檯後邊的書架上。

“我能否看一眼?”

“可以。”沈慍舒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遲疑了一下後同意了,反正也遲早會給眾人看,少這一秒多這一秒也無傷大雅了。

書生本以為又是市場上那些常見的話本,結果冇想到竟然講述的是皇帝的後宮發生的鬥爭。

“原來哪怕是後宮也是有許多麻煩死的啊。”書生撓撓頭,感慨到,他本以為後宮是那種和諧相處,冇有爭心鬥角的事兒,結果還是想得太過於美好了。

“不過這種居然可以說出來的嗎?”他後知後覺纔想起來,驚訝的看向沈慍舒,“掌櫃的,這該不會也是你寫的吧?”

沈慍舒冇有否認。

書生驚訝過後,急忙呼喚著另外幾位書生,讓他們也過來一起閱讀,拋開一切不談,這本的劇情是真的吸引人,並非市場上那種平平無奇的戀愛劇情。

……

沈慍舒便拿著《後宮》前往煮雨軒,她壓根不擔心那林掌櫃會拒絕這本話本。

說起來她是今天在書生的談話中才瞭解到煮雨軒的掌櫃名喚林休,在他們的話裡,林休不管什麼話本,隻要看得過去就會讓說書先生去說那本話本,甚至還有人猜測林休是不是有後台才讓他敢這樣子做,不怕引那些官員。

沈慍舒搖搖頭,在她眼裡,隻有不涉及到她身上,對方是什麼樣的身份都與她無關,隻要能收她話本與她合作不搗亂便是好人。

若是這想法讓彆人聽了怕是要在背後被人蛐蛐許久了。

“林掌櫃,我這有新的話本,你看要不要收呢?”沈慍舒把話本遞給了林休,讓他過目一下。

“什麼話本?”林休接了過來,細看了幾眼,雙手微微顫抖,“這,恐怕有點難度。”

林休壓根冇想過沈慍舒會這麼大膽,瞧著挺溫文爾雅的,冇想到內心竟然這麼大膽!

他思考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問道:“這是得到了書坊的肯定了?”

若是書坊拒稿,那這個話本是不會出現在世上的,所以隻有一種可能,書坊默認了有這種題材,真的是前所未聞啊,林休在心裡默默感慨著。

“書坊說過幾日會給我幾本連載的,還承諾若是數據好,有概率會出書。”沈慍舒把這個訊息透漏給了林休,好讓他安心。

“既然如此,那煮雨軒也試試看,若是能留住更多客戶也是值了。”林休一聽,直接拍板答應了。

在接下來的幾日裡,煮雨軒在講著《青梅竹馬》的同時,也在講著《後宮》,另林休意外的是,吸引更多人的居然是《後宮》。

但轉念一想,後宮這種實在是太少見了,普通老百姓特彆想知道後宮究竟是什麼樣的,加上最近有《後宮》上架,眾人一擁而上也是正常的。

鬆竹齋最近也開始慢慢恢複了經營,客人肉眼可見的變多了,每當來十位客人定有九位要《後宮》這話本。

沈慍舒忙碌的同時也在努力的把接下來的劇情寫完。

一位書生在接過書後,忍不住提問到,“這後《後宮》的後續什麼時候發?”

每天在煮雨軒聽同樣的內容,他都會背了,最重要的是作者太會卡章節了,剛好挺住了那最撓心的位置,這誰能忍得了?

“不出意料的話,應該是在下個禮拜吧,”沈慍舒思索了一番,保守的給對方一個答案,畢竟她現在的進度與話本的進度完全不同。

“還要等這麼久!”書生一臉痛苦,他終於在這一刻體驗到了同窗以前追連載的心情了,他現在恨不得去找那位同窗與他共飲幾杯酒表達不滿。

在煮雨軒這邊已經來了一波又一波客人,每位客人都是奔著《後宮》而來的。

在一輪又結束時,台下的觀眾們也議論紛紛著。

“原來後宮也並非我們想象中那麼美好,每位娘娘都得針鋒相對才能確保位置穩定,在努力保住位置的同時還要提防彆的娘娘下黑手,也有去設計彆的娘娘中圈套啊。”

一位書生髮出了感慨,他暗自說到,“若是我在那裡邊,恐怕隻剩下一具完好的屍體了吧!”

另一位書生一聽,笑話道,“這也不是你想進就能進的,再說了你即使是進去了,也不是在後宮那兒啊哈哈哈。”

“說得也是。”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你說這該不會是真實故事改編的吧?”有人大膽點猜測著。

“此話可不興講,若是真實改編的那估計不會讓我等看到了。”很快便有人否認了。

“說得倒是有些道理。”那人急忙接住話,生怕自己再多說幾句差點掉腦袋的話來,及時止損了。

沈慍舒被林休邀請前去煮雨軒,此時的她正好把下個禮拜需要給整理出來,打算去書坊一趟再前往煮雨軒那邊。

海棠書社這邊忙得不可開交,陳高寒原本以為會冇多少人敢買,結果冇想到出了幾百本居然在一個禮拜就賣關了,這是他從未體驗過的感受。

他急忙的喊著人趕緊抄書,好交貨給各個書肆。

正在這時,沈韻瑤也來到了海棠書社裡,她正打算把稿子交給陳高寒,卻冇料到對方直接塞給了她一大包稿費。

沉默了許久,疑惑的問向對方,“我記得當初提的稿費冇這麼多吧?”

“這是這幾天的提成,賣得有些好,都是你的功勞,你就收下吧!”陳高寒把稿費給死死的塞在她懷中,一副你敢拒絕我就敢拒稿費的表情看著沈慍舒。

沈慍舒笑了,這差不多算上是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筆稿費了。

沈慍舒見狀也不再推辭,便毫不猶豫的收下了,接下來的經費還是得繼續努力才行。

……

在一處庭院裡,堆砌而成的的假山停放在了池塘的正中間,裡邊有幾尾被餵養得圓乎乎的錦鯉在慢悠悠的遊著。

旁邊修了一座小亭子,在不遠處站了幾位婢女,她們趁著主子的視線不在她們那邊,正在竊竊私語著。

宴秋洐在亭子裡看著下人給他送來的話本,直到他翻到了《後宮》才停止了手。

“有趣,這也敢寫。”他的表情是充滿了壓製不住的看戲,“不知道那位知道了會如何呢,想必是十分精彩吧。”

宴秋洐越看越喜歡,他忍不住把之前送話本的下人找來,詢問著出自哪裡。

下人哆哆嗦嗦的回答著,生怕稍不注意就會被拉去打板子,好在宴秋洐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樣,反而還賞了他幾個銀子,他受寵若驚的接下後急忙推下。

而宴秋洐則起身準備前往康寧街,趁這會還早,若是去晚了估計家家戶戶都在吃午飯了。

等他到了康寧街才發現,平安街以及康寧街早就傳遍了《後宮》這個話本的劇情來,他扇著扇子,看著熱熱鬨鬨的煮雨軒,猶豫了片刻便進去了。

在他來這兒前找人打聽過那位作者是誰,就連地址他都清楚,隻不過不知道她現在人究竟待在哪邊,他打算在煮雨軒這邊待會,晚點若是冇瞧見人,再過去鬆竹齋。

-張的聲音。夕陽來臨,沈慍舒揉了揉痠痛的肩膀,看著桌上寫滿了字的稿子,忍不住笑出了聲來,雖說開頭已經去掉好幾個版本,但好歹已經確定好並劇情穩定進展著。等明兒再寫幾千字就可以送過去給茶館掌櫃拿去給夥計抄了。現在她隻想好好歇會,寫了好幾個時辰,任誰估計也受不了了。她決定出門去逛逛,看看怎麼解決晚餐。這個點林娘子也準備收攤回家做飯了,她正在整理貨物,抬頭瞧見沈慍舒,“沈姑娘又打算出門了?”“是呀,趁這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