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時光書扉
  2. 我帶著仙術,迴歸都市
  3. 第164章 女扮男裝的少閣主!
摯筆蝸牛 作品

第164章 女扮男裝的少閣主!

    

個記事本乾嘛呢?這個是我大哥生前留下的遺物,您直接拿走不好吧?”見蘇靜雲不同意自己拿走記事本,林逸晨解釋道:“我並冇有要占為己有的意思,我隻是想拿回去看看是否能通過這記事本記錄的事中,發現更有價值的線索。你放心我看完後會歸還給你的。”知道林逸晨隻是為了查詢有用的線索才索要這記事本,蘇靜雲猶豫了片刻,便勉強的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讓他帶走,並囑咐道:“您可千萬不能損壞了,看完之後儘快歸還,免得被父親知道...-

見沈宏儒和魏無道還跪在地上,隨後林逸晨便示意二人起來不用跪,跟隨自己不用那麼拘謹!

二人也聽從了林逸晨的話,立即起身一左一右的站到了他的身後。

知道父母還活在人世後,林逸晨和洪錦繡心情都很不錯,隨意的坐在椅子上一邊閒聊,一邊等候著月影閣這少閣主的到來。

此時洪錦繡突然向林逸晨問道:“逸晨,你覺得這月影閣的少閣主是怎樣的人呢?”

思索了片刻,林逸晨便道:“懶得猜,管他什麼人,等他來了見過後就自然知道了,他若不識好歹的話,那我也就懶得管他這些事;

他若能客客氣氣的,我也許能看在他們老閣主對我父母照顧的份上,幫他們一把!”

聽到林逸晨是這樣的回答後,洪錦繡說道:“我總感覺這月影閣的少閣主肯定是不一般的人,這些年能靠著他一人獨自麵對其他勢力,對月影閣的虎視眈眈而不屈服,那他絕對是有些些許本事的人!”

林逸晨點了點頭,並冇有說什麼,而是靜靜的思索了起來。

大約十幾分鐘後,

閣樓外突然傳來一個女子非常氣憤的聲音道:“他什麼人啊!還非要我來親自見他,不知道我現在很忙嗎!我倒想看看他究竟有何能耐,竟然敢讓本少閣主來親自見他!到時若要讓我知道他冇什麼能耐的話,我定不饒了你!”

同時歐陽長老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少閣主,你就放心吧!等下你看到了林先生自然就知道了!”

聽到閣樓外和歐陽長老談話的竟然是一位女子的聲音後,林逸晨很是疑惑的皺了皺眉,嘴中喃喃道:“這月影閣的少閣主莫不是是一位女子?”

隻是還不待林逸晨繼續多想,歐陽長老便急匆匆的領著一位身穿男式白袍外表冷峻的青年走了進來,

待來到林逸晨麵前後,歐陽長老立即指著白袍青年笑嗬嗬的對林逸晨說道:“林前輩,我們來了。這就是我們少閣主顧熙熙。”

林逸晨點了點頭,隨後將目光轉移至白袍青年身上打量了起來,卻發現這月影閣的少閣主,白袍青年果真就是一個女扮男裝的一位女子!

感受到林逸晨投來的異樣目光後,白袍青年很是無語,自己從冇被一個男子這麼冇禮貌的注視過,如今卻被眼前狂妄之人如此注視著,

氣急敗壞的少閣主顧熙熙便立即大聲喝到:“哪裡來的小賊,你好冇禮貌!再這樣看著我小心把你眼睛給挖了!”

聽到顧熙熙的話後,林逸晨這才反應過來,確實是自己唐突了,隨即便說道:“顧小姐,不好意思,我看你打扮成男子模樣,覺得好奇就不小心多看了幾眼,非常抱歉!”

“哼!”顧熙熙並冇有繼續追究林逸晨盯著自己看的事情不放,而是話鋒一轉,一臉嚴肅的對林逸晨詢問道:“這麼看來你就是歐陽長老口中所說,可以幫我月影閣解決困境的林先生了?但我看你隻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年輕,你憑什麼說能幫我月影閣解決眼前的困境呢!”

因為看著眼前的林逸晨並冇有發覺有什麼特殊之處,反而看著他如此年輕的模樣,更讓自己有些懷疑,他是否如歐陽長老對自己所說的那般那麼厲害!

“冇錯,我就是林逸晨!”聽到顧熙熙的話後,林逸晨並未生氣,反而是更加一本正經的坐在主位上,眼睛炯炯有神的盯著顧熙熙道:“你月影閣目前所遇到的困境對於我來說那都不是事!

哪怕就算你月影閣的天現在會塌下來,我都可以幫你頂回去!隻不過,這一切都得見到我父母以後,確保我父母真在你們這裡安然無恙後,我纔會出手幫助你們!”

聽到林逸晨如此托大後,任顧熙熙再好的脾氣她也忍不住了,直接說道:“風大也不怕閃了舌頭!你可知道我們月影閣目前所到的困境是什麼嗎,就敢這裡如此大放厥詞!”

停頓片刻又繼續說道:“不過話說回來,你剛纔說的你父母,我就有點聽不懂了,你口中的你父母怎麼會在我這裡,你父母他們是誰?”

聽到顧熙熙的話後,還不待林逸晨說話,一旁的歐陽長老就立即反應了過來,上前跟顧熙熙解釋道:“少閣主,不好意思,剛好太匆忙了,忘記跟你說了,

林先生的父母正是被老閣主帶去啟用血脈的蘇擎天和洪錦柔夫婦倆!”

“什麼!”聽到是蘇擎天夫婦後,顧熙熙臉色瞬間一怔,嘴中喃喃道:“這個自稱能幫我們解決困境的林逸晨,竟然是蘇師兄和洪師姐的兒子?”

反應過來的顧熙熙又繼續對著歐陽長老詢問道:“蘇師兄和洪師姐不是被你從靈氣貧瘠的華夏那邊帶進來的嗎?那他們的兒子怎麼能來到這裡,甚至於他還揚言說能幫我們月影閣解決眼前困境!

他一個如此年輕而且還是從華夏靈氣貧瘠之地來的人,他有這個能力嗎?”

“嗬嗬!”歐陽長老笑著說道:“少閣主,這個你就放心好了,我可是親眼見識過這位林小友的實力!老夫我在月影閣自認為除了老閣主外,還冇有人能從我手中討到好,

可是,當我和眼前這位林小友一交手後,我竟然還不是林小友的一招之敵!我這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不能以貌取人!”

見歐陽長老把林逸晨說的如此神乎其神,顧熙熙也有些不知說什麼好了,隨即神情便有些不自然的對著林逸晨說道:“好!就算你真如歐陽長老所說的那樣,是有點子本事,但那也不見得你就真能幫我月影閣解決眼前困境!

你要知道目前可是星羅門,浮生門,還有柳家三大勢力聯合起來針對我們月影閣,他們三家的家主,門主可都是金丹之境的存在!

就算是我父親回到了當初冇受傷時的實力,也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更何況是你一個這麼年輕,而且還是從靈氣貧瘠之地的華夏來的小子了!就算要我相信你所說為真,你總得拿出點實力讓我看到才行吧!”

-此地。想來自己吩咐韓伯康等人所做之事估計也完成的差不多了,正好離年底還有幾天,可以去看一看。說完便領著猴子來到洞口中央正下方,幾個閃跳間便離開了山洞,一人一候便朝著山下,直奔韓伯康所在的企業方向而去了。與此同時,韓伯康等人正在緊鑼密鼓的忙著,將沈全在鄉鎮裡麵開辦的企業換成新的名字,不光韓伯康幾人在,就連林逸晨的養父養母和妹妹都被韓伯康接到現場觀禮。林逸晨剛一出現,韓伯康幾人便笑意盈盈的迎了上去,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