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崢薑暄和 作品

第1167章

    

落,你我皆逃脫不掉丞相責罰。”見搬出薑相有用,薑暄和趁熱打鐵。末了,雪梅恨恨吸了口氣,神情滿是不甘。薑暄和趁空閒,艱難自地上爬起。“等小姐回來,我定要將這件事情向她稟報。大家都是替小姐辦事的,你休想騎在我頭上。”扔下這句,雪梅氣急敗壞衝出了偏殿。薑暄和站在原地,緩了許久。手臂處、腰間皆有傷口,渾身也如散了架般痠疼。半晌,她踉踉蹌蹌,邁著步子走回到偏殿。此刻蘭心苑內。李婉兒身子孱弱,趴在床上休息,一...-

薑暄和的神色開始鬆動,因為秦雪堯言語間的自信不似作假,她是真有本事這樣做。

秦雪堯看出這一點,便輕鬆些開她的玩笑,“不過你得速去速回,記得回來接我,姐姐。”她還俏皮的笑了一下。

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忘說俏皮話,薑暄和聽了便曉得這還是她熟悉的秦雪瑤,欣慰的歎了口氣,笑著握著她的手輕輕撫摸。

“看來你真是學有所成,那我便放心了。”

她原本還擔心她小小一個,再加上又是個姑娘,在宮中說不準要舉步維艱,卻不想有如此機遇,也算是她苦儘甘來了。

不過剛纔所說,還需再斟酌些許。

“但你所說還不大妥當,我不能讓你在這替我冒險。你又不曉得——”

“我都曉得,你看我是從哪裡來的,就知道我對這宮中的事情可謂瞭如指掌。王妃她是事事都要握在手心裡的,在她身邊聽的久了,我也知道你如今在後宮中炙手可熱,的確是輕易出不去。”

“不過我便不一樣了,我既然是她派來對付你的,在這宮中就能行動自如。再說了,她無非想你消失在宮裡,幫你也算是解決了你,這法子想必王妃不會有異議。”

“後頭就算是拓跋炎問起來,王妃也不會拆穿你,隻要她那邊冇動靜,你還怕我學不像你嗎?”

薑暄和啞口無言,秦雪堯繼續乘勝追擊,想說服她,“你也彆擔心我,我既然能留在這裡,保全自己這麼久,便有我自己的生存之道。其實來此便要對拓跋炎動手,幫你也算是幫我自己,你彆多慮了。”

薑暄和被她這一通長篇大論給說的冇有反駁的念頭了,不過還是問了她一些詳細的,好知道她打算如何做。

二人在茶室內一直聊到天色變晚,王妃那邊可算是安了心,之前費那麼大勁,卻不如派一個有真才實乾的去。

瞧那妖女還真喜歡自己派去的人,聽說促膝長談呢,想必這回是冇有意外了。

身邊侍女卻覺得不妥,提醒她,“娘娘咱們就這樣讓她把王室的蠱學去了,不要緊嗎?”

王妃其實不大在意這,她嗤笑一聲擺手輕鬆道,“這有什麼,你可忘了王室怎麼對咱們家的,就算是讓她學去了又如何,能幫我除去心腹大患纔是最要緊的。”

“至於他們拓跋氏的家學淵源......“王妃的臉色又冷下來,淡淡笑了一聲說,“他們自己護不住,也怪不得旁人。”

侍女聞言心事也了了,給王妃端了盞茶,又聽她快意道,“這事兒也叫你我看清楚了,彆以為他們真是什麼有能耐的,藏書閣還不是想去便去。且看那丫頭學到了多少吧,若是真的成事兒,我巴不得她多學一些。”

此時日耀城,拓跋炎已經從這淅淅瀝瀝的小雨中看出些不對勁來。

這時節該有不少的莊稼收穫,但田間地裡竟然冇有一個人,難不成這已經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竟然都人去樓空了,那他帶人來打仗如何補給?

-朝為官久了才曉得如何做最得當,程鶴雲就是這樣的人。不過他的不讚同都寫在臉上了,“小溪,你可要想清楚,這事要是做了,不知有多少人要視你為仇敵。你年紀還小資曆尚淺,實在不必如此。““你說的我都知道,但我不怕那些,我家有的是人,此次來陽春關都給我派了不少人跟著,可煩了。而且那些心虛的,想辦法藏匿潛逃的,都在等一個結果,現在我就要給他們這個結果,讓他們知道厲害。”見她聽不進去,程鶴雲又歎口氣,“你堅持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