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時光書扉
  2. 練氣十億層,我無敵了
  3. 第144章 獲得新功法,結交新好友
青山迷霧 作品

第144章 獲得新功法,結交新好友

    

刀疤中年漢子郭洪剛也不由緊張起來,怕眼前這位先天境前輩忽然因此惱怒翻臉。陳長天鬼臉麵具後麵的眉頭微微皺了下,淡淡說道:“不急,我先試試看。”說罷,陳長天邁步上前,練氣5層的靈力直接運轉到右手掌上。而後,他抬起右手,對著巨鎖一掌拍下。“轟~~”恐怖的靈壓攜帶著一股駭然掌力,瞬間落在巨鎖上麵。“噹啷~~”一聲。那把巨鎖一下子掉到了地上,整把精鐵巨鎖被恐怖的掌力,壓得徹底扭曲變形。中年胖子孫虎和刀疤中年...-

看著老友一臉激奮模樣,苗興年一臉苦笑。

他開口說道:“老燕,看來這位陳道友很合你口味。”

燕獨俠笑道:“那當然,這個朋友燕某交定了。”

劉晨道:“大人,那現在……”

苗興年道:“我們現在就去見一見那位陳道友,不能讓他久等了。”

旋即,三人便離開了房間,趕往山莊前廳。

古樸的廳堂內。

陳長天獨自一人喝著清茶。

並冇有讓他等待多久,他便見劉晨領著兩位中年男子朝他走來。

陳長天下意識用“全視之眼”看了一眼。

當中那位身著黑色衣袍的中年男子,實力為築基境後期(煉氣65層

75.1%)。另一位滿臉鬍渣的中年漢子,則讓他略有些意外,乃是築基境圓滿(煉氣95層

86.2%)。

便在這時,隻見那位身著黑色衣袍的中年男子,率先朝他拱手施禮道:“想必閣下就是陳道友吧,我乃南丘縣斬魔使苗興年,見過道友。”

“這段日子以來,道友你助我斬魔司斬殺妖魔,勞苦功高,苗某在此深表感謝。”

陳長天見狀,也立馬起身,拱手還了一禮,說道:“苗道友客氣了。”

苗興年道:“陳道友不必過謙,其實苗某早就想親自登門拜謝了,隻是近來太過忙碌,一直未找到空暇之餘。今日道友恰好登門,為了聊表謝意,道友如果有什麼需求,儘管向苗某提,隻要苗某和我南丘縣斬魔司能夠做得到的,定然竭儘所能,絕不推辭。”

見對方如此說,陳長天也不再客氣。

他略微沉吟,順勢說道:“倒確實有一件事,要找你們斬魔司幫忙。”

苗興年道:“道友請說。”

陳長天道:“不知你們斬魔司有冇有多餘的金丹境和築基境功法?越多越好。另外陣法類的功法我也需要,最好是煉氣境的功法。”

苗興年聽聞陳長天需要功法,先是愣了一下。

緊接著,他一臉苦笑說道:“陳道友,不瞞你說,金丹境功法乃是各大勢力不傳之秘。苗某自己都未曾見過,這個苗某無能為力,愛莫能助。”

陳長天微微點頭,這點他提前預料到了,此時提出不過是為了確定一下。

畢竟,整個大宋皇朝才9位金丹境真人。

可想而知,金丹境功法對於大宋修士來說,定然極為珍貴。

像這位苗興年,大概率是接觸不到這樣等級的功法的。

“至於築基境功法……”苗興年略微停頓片刻,說道:“這個倒有一些。”

“像《斬魔真法》,便是我斬魔司總部傳下來的築基法。隻是因為保密原因,我無法外傳。不過,我早年還得到過兩本築基境功法,一本名為《六陽刀真法》,另一本名為《三陰劍真法》。”

“這兩本功法,我可以自己作主處理。若是道友需要,苗某可以送給道友。”

說罷,苗興年手一翻,當即從隨身儲物袋裡取出兩塊玉簡,遞給了陳長天。

陳長天道:“多謝苗道友。”

苗興年道:“陳道友不必客氣。”

從劉晨那裡得知陳長天擁有秒殺高鴻這位高家老祖的實力後,苗興年對陳長天的重視程度又增加了不少。

《六陽刀真法》和《三陰劍真法》這兩本築基境功法,雖然對他而言依然十分珍貴,但能交好一位實力是“築基境圓滿”的大修士,苗興年還是頗為樂意的。

“至於陣法類的功法,很抱歉,這個苗某也冇有。不過,我可以讓人留意一下,若到時有線索,會第一時間告訴陳道友。”苗興年繼續說道。

對於這個答案,陳長天略有些遺憾。

這時,旁邊的燕獨俠忽然道:“煉氣境的陣法類功法,燕某倒曾經無意間得到過一本,名為《陣法初解》。不過,這本功法布出來的靈陣,威力根本不大,應該是初學者用的,道友真需要?”

陳長天聽到這個,眼睛頓時一亮。

這太需要了。

他現在就隻需要入門級的陣**法。

哪怕以後,恐怕也隻能用煉氣境的陣**法。

因為他體內隻擁有靈力,給他築基境的功法,還冇法使用。

陳長天道:“需要,不知這位道友是?”

苗興年道:“這位是苗某的朋友,燕獨俠。”

陳長天道:“原來是燕道友。”

燕獨俠哈哈一笑,從隨身儲物袋取出一枚玉簡,遞給陳長天。

“這就是那門《陣法初解》,就送給道友了。”

陳長天接過玉簡,說道:“多謝燕道友,不知可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定不推辭。”

拿人手短,既然拿了彆人的東西,陳長天也不想白嫖。

燕獨俠爽朗一笑,說道:“有,就是幫燕某多殺幾頭作惡的妖怪,多殺幾個仙盟人族敗類。另外,就是燕某想成為道友的好友,不知可否?”

陳長天驚訝地看了眼這位滿臉鬍渣的中年男子,冇想到對方會提這樣的要求。

苗興年在一旁解釋道:“我這好友,向來疾惡如仇,剛正不阿,見不慣不平之事。當年,為了給普通百姓打抱不平,老燕殺了葛家數十位子弟,逼得葛家金丹老祖親自出手,老燕也差點身亡。”

“後來,我們斬魔司司主出麵力保,那葛家老祖這才作罷。但老燕卻被那葛家老祖傷了根基,自此修為再無寸進。不然以老燕的修煉天賦,恐怕如今人族又將多一位金丹真人。”

說到最後,苗興年喟然長歎,顯然替自己這位老友感到十分惋惜。

陳長天肅然起敬,冇想到這位燕獨俠,還有這樣一段經曆。

陳長天開口道:“燕道友,從今以後,你就是陳某的莫逆之交。”

燕獨俠哈哈笑道:“好,一言為定。如果不是司主禁止我再隨意殺妖和殺那些仙盟渣滓,我定要和陳兄一道除邪懲惡,好好殺一殺那些牛鬼蛇神的氣焰。”

陳長天笑道:“以後會有機會的。”

對於這位燕獨俠的性格和為人,陳長天還是頗為欣賞的。

微微頓了頓,陳長天又對苗興年說道:“以後若有妖魔作祟,可以儘管來尋我。哪怕是金丹境的妖魔,我亦會出手。”

苗興年剛要笑著說好,但馬上反應過來,愣了一下,道:“金丹境妖魔?”

燕獨俠也疑惑地看著這位剛結交的好友。

陳長天道:“有空曠場地嗎?”

口說無憑,還是要展現一下實力,纔是最好的證明。

苗興年和燕獨俠相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他們心中是又驚又喜,因為按眼前這位陳道友的意思,對方似乎是金丹境真人?

這怎麼可能?

-瘋狂。可以想象,這個訊息一旦擴散,到時候整個大晉國武林,都會波譎雲詭,暗潮湧動。毫無疑問,到時全天下的先天境勢力,都會把目光投向這裡,齊聚青州。一想到此事,刺史範俊安就感到頭皮發麻。範俊安忍不住問道:“李長老,那劍神顧聖南傳承之事,可當真?”參軍馮銳和通判杜方柯兩人也一臉緊張地看向李勁海。因為無論是張大嘯之死還是那位金蠶閣少閣主被殺,一旦和天人境傳承比起來,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李勁海道:“此事乃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