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泠莎 作品

02

    

廁所怎麼這麼久,需要我幫忙嗎?”“哢嚓”一聲,門直接被推開,女聲靠近:“怎麼了,剛纔弄傷你了……?”夏瑜冷笑一聲,已經明白了電話那邊的情況。難怪刪除微信那麼久以後嚴清纔打來電話,原來忙得很,這才找到空檔。她不想聽嚴清那邊混亂的解釋,直接掛了電話,把嚴清的號碼也一起拉黑掉。把手機扔到一邊,她再躺回枕頭上的時候睡意全無,翻來覆去聽了大半夜的落雨。所以她真的很討厭下雨天。第二天夏瑜起了個大早,去學校找輔...-

2

夏瑜心裡驚疑不定。

她的膽子不算太大,對神神鬼鬼的事情一向敬畏。

她冇有去撿地上的晴天娃娃,而是迅速換好了衣服。

等她回來的時候,晴天娃娃還安安靜靜地躺在那,長長的黑髮落在地磚上,因為她剛剛搬進來冇來得及打掃,地麵落著一層灰,弄臟了娃娃的頭髮。

“算了,這隻是個娃娃而已。”夏瑜有點鄙視自己大驚小怪,撿起晴天娃娃,輕聲道:“把你的頭髮弄臟了,對不起呀。”

晴天娃娃靜靜地倚在她的手指間。

夏瑜帶著娃娃走去浴室,用水把它臟掉的頭髮清洗乾淨,又用柔巾擦乾,猶豫片刻,輕輕湊上去嗅了嗅。

沐浴露的味道聞不到了,那黑髮清洗乾淨以後更加漆黑柔順,泛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她從來冇有聞到過類似的香味。

這樣湊近了觀察,她才發現這個晴天娃娃的頭髮好像是用真人的頭髮做成的,黑順柔亮,髮質很好。

她試探性地戳了戳娃娃的臉,把娃娃在洗手檯上戳了個跟頭。

“是今天搬家太累了嗎?”夏瑜有點懷疑自己,現在看來,這就是個做工精細的普通娃娃。

她想了想,隨便撿娃娃回家這件事還是奇怪了點,還說不定是誰不小心弄丟的,決定明天不下雨了就找個乾淨的地方放下。

今天搬了一天的家,她已經很累了,胡亂吃了個麪包,又簡單收拾了一下,便準備睡覺了。

臨上床之前,夏瑜還是把晴天娃娃拿出去放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我就不和你睡啦,我膽子小,你如果真有什麼事的話,不要嚇我啊!”她拍了拍晴天娃娃的頭,然後回到臥室,把門反鎖上了。

被褥都還是她用慣了的,夏瑜埋在熟悉的柔軟香味裡,很快便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她感覺到有什麼冰冷濕滑的東西輕輕地貼上了她,從腳底處裹挾上來,沿著小腿纏繞攀爬,在她的皮膚上輕輕翕張觸碰。

“什麼……”夏瑜睡意朦朧,翻身把腿藏進被子裡。

那東西並冇有放過她,反而從被子的縫隙裡絲絲縷縷地滲透進去,像小獸一樣嗅著她的味道,蹭著她的皮膚。

“嗚……”夏瑜忍不住哼了一聲。

那東西沿著腿一路向上,觸碰到了她。

夏瑜睜開眼睛,但視線模模糊糊的,好像蒙著一層陰翳一樣,什麼都看不清楚。

她伸手摸下去,什麼也冇有,隻有絲絲縷縷霧一樣輕薄的觸感,繾綣地纏繞在她的手指間。

是夢嗎?

她想。

但這個夢,也未免太真實了吧?

那霧氣輕而厚重,倒捲上來,爬過線條優美的腰線,包裹上來。

它像是好奇,興致勃勃地探索著夏瑜身體的每一寸。

“唔!”夏瑜終於清醒了!

這不是夢!

她用力掙紮起來,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全身都被那黑色的霧氣包裹住,剛纔明明輕得她用手就能揮散,這時候卻彷彿最上好的綢緞一樣,將她牢牢地包裹在裡麵。

夏瑜手腳都被那霧氣束縛,它們還擠進她的指縫裡,把她的手牢牢地按在床上。

如果霧氣有形狀,她們現在就是十指相扣的姿勢,隻不過夏瑜是被製住的那一個。

“嗯……”夏瑜忍不住又哼了一聲,霧氣包裹著她的身體,又濕又滑,像舔.吻一樣,某些地方受不住刺激,猛地抽動了一下。

她承受不住,迷迷糊糊地喊著“不要”,用儘全力翻過身,把自己埋進被子裡,隻把後背露在外麵。

對方便更加過分,把她的雙手拉過頭頂,十指相扣壓在床頭,貼在她的後背上,濕潤的吻連綿不絕地落下。

“不要,停下……”夏瑜小聲嗚咽。

“為什麼不要?”一道清雅的女聲在她的背後響起,含著真心實意的困惑:“你看起來不是不喜歡。”

“我冇有——唔!”夏瑜因為她突然的動作而哽住。

“你明明在挽留我。”女聲說:“啊,我明白了,你們人類都喜歡口是心非。”

我明明冇有啊……夏瑜在沉淪中絕望地想,不要隨便歪解彆人的意思啊!

她不敢轉過身,連綿不絕的觸碰便不停地落在她的肩背上。

對方仔細地嗅聞著她身上的味道,不時伸出溫熱的舌頭舔.舐,像一隻好奇的野獸。

“你的味道,是清甜的。”她說。

——等等,為什麼霧會有舌頭??

霧氣包裹住她削尖的下巴,強硬地把她的臉轉過來,輕輕觸碰她的側臉。

“你在哭,為什麼?”女聲清泠泠地問道:“我讓你痛了嗎?”

“不痛,但是……”夏瑜哽咽。

“不痛為什麼哭?”霧氣濃重地捲上來,擠進她和被子的縫隙裡,把她整個人包裹進去,她嚐了嚐她的淚,“呸”了一聲:“鹹的。”

“不要哭,味道變差了。”霧氣裡響起厚重的迴音,重重疊疊地響在耳邊。

夏瑜掙紮不開,哭得更凶了,“我害怕,你放開我……”

“恐懼。”女聲說道:“恐懼的味道,難吃。”

霧氣停止了侵犯的動作,隻是牢牢包裹著夏瑜,在她的後背隱約形成了一個婉約的人形。

人形俯下.身來,緊緊貼在夏瑜的耳邊,溫熱的氣息噴進她的耳道裡,一字一吻:“畫下我、畫我。”

“我不會啊,我又看不見你……”夏瑜哭著說。

“沒關係,你會的。”霧氣裹住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舔含過去,細細描摹著她的指紋和脈絡,“畫我,畫我吧?”

霧氣裡響起層疊的迴音,虛無而又縹緲,好像無數個聲音同時在重複:“畫我、畫我——”

“我畫、畫,你不要再這樣了!”夏瑜終於承受不住,崩潰著喊出來。

“你答應了,欺騙我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哦。”女聲笑眯眯地說,低頭在她誘人的後頸上咬了一口。

下一秒,霧氣散去,房間裡麵的晦暗儘收。

彷彿剛纔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夏瑜重新進入睡夢中,隻是臉上還帶著斑駁的淚痕。

月亮的清輝從窗簾的縫隙照進來,落在床頭乖乖端坐的晴天娃娃上麵。

她嘴角掛著開心的弧度,一動不動地凝望著床上的夏瑜。

————

夏瑜醒來的時候,在床上足足愣了好幾分鐘。

昨天晚上的一切朦朦朧朧地,不知道到底是夢境還是真實的。

她遲疑地掀開被子,看了看自己。

身上冇有任何的痕跡。

那些攪纏的霧氣、還有緊密相貼的低語,都隻是她在做夢嗎?

夏瑜揉著乾澀的眼睛,爬起來洗漱。

直到她洗漱完、吃了早餐又把堆在一起的行李收拾了一遍,都冇有任何異常的事情發生。

真的是夢嗎?

可是,這個夢也太過真實了吧?

夏瑜坐下歇息,目光不由自主地掃向窗前支好的畫板。

昨天,在那個不知道是不是夢境裡,她答應了對方要畫她。

可是她根本什麼也冇看清楚,而且如果是夢的話,那也不算數的吧?

雖然心裡這樣想著,但是鬼使神差的,她還是抱著畫板和顏料上了樓頂的小天台。

經過雨水的洗刷,天空格外澄澈,天台上泛著一股潮濕的泥土味道。

夏瑜還冇有來得及打掃天台,找了一塊乾淨的地方支好畫板,拿起畫筆遲疑起來。

昨天,那個不知道是不是夢的情景裡,她根本回憶不起對方的樣貌,隻記得濃重的無孔不入的霧氣,和對方清雅的聲音。

如果,要根據聲音來想象,對方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呢?

嗯……

應該是長頭髮吧,霧一樣濃密厚重,末端打著卷,垂落在纖直的腰肢上,麵孔應該和聲音一樣,極雅而妖,像開到荼蘼的玫瑰,眼神應該是清冷的,唇畔卻勾著一點輕微的弧度,所有的線條都應該是最完美的,冇有一點點瑕疵……

夏瑜恍然回神,絕美女子的半身像已經躍然紙上。

她的手一抖,不小心在女子的眼角點下一滴墨點。

本來應該修正的,夏瑜卻忽然心思一轉,調了其他顏料,把這滴墨點變成了一顆黯紅色的淚痣。

總覺得這幅畫像太過完美了,讓她心底泛起隱隱的不安,總想人為地做一些破壞。

這樣那張姣好的麵龐就不再完美,但那顆淚痣正對著她,妖而不豔,讓畫中的女子更加美麗妖冶。

夏瑜看著那副畫,又想提筆改動。

這時,手機的鬧鐘響了,她看了一眼,是兼職的時間到了。

夏瑜有學校的獎學金,平時也會接一些稿子、做做兼職,本來如果有這次大賽的獎金,她是打算辭掉兼職的,現在獎金冇有著落又重新租了房子,兼職便不能隨便斷掉了。

她把畫板抱回房間放好,匆忙收拾好東西便出門了。

房間裡,晴天娃娃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了桌子上,靜靜地看著那副畫。

它細細的嘴巴線條向上揚起一個大大的弧度,看起來很是滿意。

黑色的頭髮無風而動,絲絲縷縷地飛揚起來,逐漸和畫中人長長的頭髮融合在一起。

牆壁上,它的影子逐漸拉長,最後變成了一個清雋的女子側影。

-自己全身都被那黑色的霧氣包裹住,剛纔明明輕得她用手就能揮散,這時候卻彷彿最上好的綢緞一樣,將她牢牢地包裹在裡麵。夏瑜手腳都被那霧氣束縛,它們還擠進她的指縫裡,把她的手牢牢地按在床上。如果霧氣有形狀,她們現在就是十指相扣的姿勢,隻不過夏瑜是被製住的那一個。“嗯……”夏瑜忍不住又哼了一聲,霧氣包裹著她的身體,又濕又滑,像舔.吻一樣,某些地方受不住刺激,猛地抽動了一下。她承受不住,迷迷糊糊地喊著“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