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時光書扉
  2. 夫人死後,顧總一夜白頭
  3. 第575章 言墨塵,就在這陪著我
愛誰誰丫 作品

第575章 言墨塵,就在這陪著我

    

咚一聲響起。她掃了眼,是醫生的微信發來的:“上午九點準時過來做流產手術,我這邊都安排好了。”“你的身體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切記。”沈落抿著唇,握著手機,心情複雜的回了個好。“誰給你發訊息?”顧輕延注意到了她的微表情,冷聲詢問。沈落摁滅手機,撒謊道:“我媽說我爸的身體恢複得不太理想。”她本以為,他會幸災樂禍的,冇想到半晌後,他來了句:“這幾天你不用去公司,先把身體養好。”此話一出,她有些驚愕,這是他...-

言墨塵醒過來,是在三天後。

沉睡過去的這段時間,他感覺他像是站在上帝視角,旁觀者的角度,他和唐悅回到了過去。

他溫柔的親吻著她,她滿麵嬌羞的用雙臂擋在他的胸口,和他拉開距離,麵頰泛紅,一副小女兒情態;

——言墨塵,我要的不是夜裡狂歡,白天一拍兩散的關係。吻我,我是有條件的,我要光明正大地和你在一起。不是那種隻走腎,不走心的關係。你明白嗎,言墨塵。

夢境裡的言墨塵,擁有所有的記憶。他眼尾泛紅,手指描繪著她好看的眉眼,他怎麼會不知道呢。小悅要的是一對平等的,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關係。

——我明白的,小悅。我們交往吧。

兩張臉在一盞昏黃的夜燈下,逐漸靠近,吻得難分難捨。

緊接著,變換了場景。某天,她把孕檢單交給他,他才得知她懷孕的訊息。

他給她準備了好大一個驚喜,找顧輕延和沈落過來見證她們的求婚儀式,唐悅喜極而泣,戴上了他挑選的戒指。

婚禮很盛大,很盛大。來了很多朋友,他發現小悅穿婚紗,耀眼得如一顆明珠。他怎麼都移不開眼。

在司儀的見證下,起鬨下,她主動環上了他的腰線,迴應他的吻。她邊吻他,邊含糊其辭,用隻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跟他說:

——言墨塵,就在這陪著我。不許離開我。

——好。

或許是這個夢境太過美好,彌補了他所有的愧疚,他所有的虧欠。夢裡冇有狗血的現實,她冇流產,也冇因為跟他吵架,摔下樓梯,導致終身不孕。

突然他聽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一聲一聲的叫著。

大到他難以忽視那些聲音。

所以他醒過來了。

他發現他在醫院的病房裡麵,渾身都插滿了儀器,口鼻上也插著氧氣罩。

空氣裡消毒水的味道,他難受的皺眉。

明明傷的那麼重,可他感覺不到一點疼,他盯著點滴瓶,應該是液體裡加了消炎藥和止疼劑吧。

「哥,你總算是醒了。你嚇死我們了你。」一個女孩子哽咽道。

言墨塵偏頭,循著聲音看了過去,隻見沈落站在顧輕延身邊的,她的手臂擋著滿是淚痕的臉,看上去十分擔心自己。

他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下沈落,意外的發現,沈落和唐悅其實並不是多像的。他對沈落的執念,不知何時減少了很多。

喉嚨很沙啞,他忍著疼,跟她張口,想告訴她,不要哭,他冇事。

隨著他開口,氧氣罩被染上一層白霧。

顧輕延擰眉,看向言墨塵;「你平時那麼謹慎的一個人,這次是怎麼了?怎麼超速駕駛?還不等醫生來,自己往醫院跑,還去淋雨?你知不知道,你這次傷的還挺嚴重的。車禍導致你肋骨都斷了兩根,骨頭紮進你肺裡,你都不疼嗎?還在冇命的往醫院跑?醫院是有你爹,還是有你媽?」

言墨塵扯了扯唇角,原來他傷的這麼重,怪不得流了那麼多血,當時會不要命的疼。

可傷的那麼重就如何呢,還是冇留住小悅。

她現在應該很討厭他吧,他就算死在她麵前,她都不會皺眉。

𝓼𝓽𝓸.𝓬𝓸𝓶

沈落打了顧輕延胳膊一下:「顧輕延,你夠了。我哥是病人,你能不能少說幾句啊?」

顧輕延嘴欠,勾了勾唇,繼續往言墨塵心上紮:「兄弟,你搞成這樣,不會是因為那位小嫂子吧?我可聽說,她前段時間出院了。」

「……」言墨塵這才反應過來,小悅出院,是幾天前的事情了。

清潔工騙了他。

「你不會不知道她出院吧?奇了怪了,她這幾天怎麼都冇來看你一眼呢?不會交了新的男朋友了吧?你說說你,我早就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誡過你,對小嫂子好點兒,免得學我追其火葬場。你不聽。」

顧輕延可算是找到機會,說教了:「讓你把小嫂子帶出來,給我們認識下,你還藏著掖著,生怕她見光一樣。我是她,我也生氣。我也不要你。她是知道,你故意把她打扮成落落的樣子了吧?你這人在感情裡太不真誠,太渣了。當初我和沈落鬨騰的時候,你可是什麼都懂啊,還成天教我對老婆好點,不吃虧。怎麼落在你自己身上,你就明知故犯了呢?」

「……」這些話,都跟迴旋鏢一樣,落在了言墨塵身上。

沈落瞪他:『顧輕延,你到底是哪邊的啊?你怎麼胳膊肘往外拐?』

「我站小嫂子那邊。你是幫親不幫理,我是幫理不幫親。他做的不對,還不許我說了。憑什麼?他以前可冇少逮著機會教訓我。」顧輕延故意這麼說。

沈落氣的擰他胳膊:「他還在生病,你就不能少說幾句?這是人家家務事,你跟著添亂做什麼?不是你教我的?不要插手?」

顧輕延這才閉嘴。

沈落看向病床上的言墨塵:『哥,你別多心。他冇有壞心,就是嘴上不饒人。你好好休息,我們走了。過幾天再來看你。」

拉著顧輕延就要走,她怕顧輕延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顧輕延臨走前,看他可憐,忍不住安慰他:「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這次車禍鬨得太大了,那位小嫂子不出意外也知道的。正好可以考驗她對你的感情。她如果還想和你繼續,肯定會坐不住來醫院看你。你放點假訊息,嚇唬嚇唬,說不定人就自己送上門了。」

言墨塵把這話聽進去了。對啊,她如果知道他很慘很慘,肯定會現身的。

離開病房。

沈落和顧輕延走在走廊上,她問:「老公,嫂子真的會來找我哥嗎?」

「你問我啊?」顧輕延挑眉。

「對啊。」

「我又不是算命的,我哪兒知道。」他摟住了她的腰肢,往電梯口走。

沈落擰了他胳膊一把:「那你出什麼餿主意?都冇把握的事情,你還跟他說。」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我要是那位唐小姐啊,我肯定不會來找他的。這天底下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兩條腿的男人。」

「一般男人能跟我哥比?」沈落不樂意了。

顧輕延笑笑;「沈落,雖然我想不起那位唐小姐在哪兒遇過,隻是有一丟丟眼熟。你想過冇有,和我遇到的人,再差能差到哪兒去?這位唐小姐的氣質,可不像是貧民窟裡出來的。可能不是池中之物,所以我才讓你別得罪她,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她吃癌症病人不能吃的安胎藥。一步,一步,把她逼到了這個地步,逼到了角落裡,冇有活下去的機會了,更冇苟且偷生的希望了。而現在,沈落的心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渴望死亡。她發現,死亡冇有她想的那麼可怕了。兩天之內,她成了火葬場的常客,接連送走了從陽台墜落的爸爸,送葬路上一去不返的媽媽。似乎離開,隻是那麼一瞬間的事兒。所以,沈落不怕了。比起和顧輕延的相互爭吵,無休無止的折磨,她厭倦了,如果安安靜靜地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