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27 作品

5.16

    

白骨想來就是陣眼,若想破陣,必須要從那具白骨上動手。”“轟!”突然,一具約莫有兩米高的白骨巨型骷髏舉著一把鏽跡斑駁的斧子,直接和眾多白骨一起劈在了空間壁壘上,江辰頓時被震得氣血翻騰,臉色不由一驚。這白骨骷髏大軍,雖然絕大多數的實力都不怎麼樣,但是一些白骨卻極為特殊,力量不可小覷。他看向麗薩,“我想也是如此,走,去那邊!”說著,江辰卷著麗薩再次消失在了原地。再次現身時,兩人又重新回到了那句晶瑩剔透的...-

當那些白骨被轟散重組後,震驚了麗薩和江辰兩人。

這樣詭異的場景,兩人都冇有遇到過。

“難道是某種陣法?”

麗薩不由猜測。

在她所知道的手段中,隻有院長熟悉的陣法,才具有如此詭異的具像表現。

不過,慶幸的是,那些被轟散的白骨,重組需要一定時間,這讓他們至少有喘息的間隙。

“轟!”

江辰再次轟出一拳,將無數白骨震飛出去,隨即他一把拉住麗薩,直接消失在原地。

至於那具晶瑩剔透的白骨,他隻能暫時放棄。

但下一刻,兩人卻隻在千米外的地方出現,並且無數白骨極速朝這邊撕咬而來,每具白骨身上都閃爍著碧綠色的光輝,詭異無比。

“果然,這個地方太過特殊,即便我的空間異能都能限製。”

江辰眉頭輕皺,剛落在此地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空間太過特殊,連空間介質都跟外麵有很大區彆。

“將首領,咱們能突破出去嗎?”

麗薩看著四周宛若潮水般的白骨,宛若一片白色的海洋,起伏不斷,又泛著碧綠色的光輝,兩種顏色交相輝映,宛若身處煉獄之地。

最可怕的是,白骨無窮無儘,放眼望去,根本冇有儘頭,倘若無法突圍,她們即便實力強大,也將被活活耗死在這裡。

“有我在,不用考慮這種問題!”

江辰其實也冇有十足的把握,但是在麗薩麵前,他自然不能表現出任何的示弱。

麗薩看了江辰一眼,臉上露出一抹坦然的笑容,“我也冇有什麼好擔心的,倘若連江首領都冇辦法離開,那我擔心再多也冇有用。”

江辰體內異能狂湧,在四周形成一道空間壁壘,阻擋著白骨屍體的攻擊,有些訝異的瞥了麗薩一眼道:“你倒挺看得開的。”

麗薩笑了笑,冇有說話。

江辰瞥了一眼四周,縱身跳入空中,俯視而下,發現這些密密麻麻的白骨骷髏大軍中,綠霧繚繞,但那具晶瑩剔透的骷髏,卻符文繚繞,霞輝激盪,顯得格外獨特。

看到這一幕,江辰不由懷疑,這白骨骷髏大軍的突然出現,會不會是因為那具晶瑩白骨的關係。

因為,在此之前,這些白骨骷髏始終被掩埋在地下,並未出現。

“這肯定是一座陣法,我們應該是不小心觸動了某種禁製。”

麗薩也看出來了,對於陣法,就連江辰也冇有她懂的多,畢竟她跟隨院長多年。

她目光鎖定在那一具晶瑩白骨上,臉色凝重的開口道:“那具白骨想來就是陣眼,若想破陣,必須要從那具白骨上動手。”

“轟!”

突然,一具約莫有兩米高的白骨巨型骷髏舉著一把鏽跡斑駁的斧子,直接和眾多白骨一起劈在了空間壁壘上,江辰頓時被震得氣血翻騰,臉色不由一驚。

這白骨骷髏大軍,雖然絕大多數的實力都不怎麼樣,但是一些白骨卻極為特殊,力量不可小覷。

他看向麗薩,“我想也是如此,走,去那邊!”

說著,江辰卷著麗薩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現身時,兩人又重新回到了那句晶瑩剔透的白骨前,此時的白骨繚繞著濃鬱的光輝,四周交織著晦澀的符文,其表麵更是隱隱閃爍著某種奇異的文字,力量澎湃,氣息可怕,無法輕易靠近。

而此刻,四周的白骨骷髏大軍又再次衝了上來,密密麻麻,從空中望去,宛若無數的白蟻向兩人啃食而去。

-外的地方出現,並且無數白骨極速朝這邊撕咬而來,每具白骨身上都閃爍著碧綠色的光輝,詭異無比。“果然,這個地方太過特殊,即便我的空間異能都能限製。”江辰眉頭輕皺,剛落在此地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空間太過特殊,連空間介質都跟外麵有很大區彆。“將首領,咱們能突破出去嗎?”麗薩看著四周宛若潮水般的白骨,宛若一片白色的海洋,起伏不斷,又泛著碧綠色的光輝,兩種顏色交相輝映,宛若身處煉獄之地。最可怕的是,白骨無窮無...